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保护你,照顾你!

  “怎……怎么可能?”

  林语熙整个人惊呆在原地,心神巨震。

  那个浑身邋遢,眼神空洞,头发凌乱,如同丢了魂,行尸走肉般的男子,竟然是徐缺!

  砰!砰!砰!

  几名护卫装扮的人,此刻还一拳一脚,重重的砸落在他身上,可他却缩成一团的挨打,这还是徐缺吗?

  “不,住手!你们都给我住手!”

  林语熙终于回过神来,顾不上多想,直接夺门冲了出去。

  她知道这个人是徐缺,她比谁都肯定,因为她太熟悉徐缺的样子,也熟悉徐缺的眼神。

  哪怕这双眼神如今这般空洞无神,可当年第一次见到这双眼眸时,那隐藏在深处的那种玩世不恭的痞气,她一辈子忘不掉!

  所以,无论徐缺风光也好,落魄也罢,她都很肯定,这个人是徐缺!

  “住手!”

  林语熙大喊着,直接挤开一名护卫,身子毫不犹豫的扑在徐缺身上,想为他抵挡拳脚。

  几名护卫见林语熙这般行为,不由得愣了一下,也停下了手中动作,纷纷看向公子哥。

  公子哥则打量着林语熙,眼前一亮,惊疑道:“好生漂亮的姑娘!”

  说完,他脸上露出了笑意,慢慢踱步走来,俯视着林语熙,笑道:“姑娘,怎么,难不成你认识这个傻子么?”

  “他不是傻子!”林语熙睁着眼睛,直直看着那公子哥应道。

  “呵!不是傻子?那这么说来,你也是个傻子!”公子哥顿时冷笑,指着徐缺,对林语熙道:“当然,你们是不是傻子,跟我没关系,我只知道他吃了我的丹药,如果你能帮他赔偿我,我自然懒得跟一个傻子计较,如果你赔不起,那我打死他,也跟你没关系!”

  “好,我帮他赔偿!”林语熙没有丝毫的迟疑,直接开口应道。

  “你赔?哈哈,我也就那么随便说说而已,一枚二品的归神丹,岂是你区区一个元婴期小修士能赔得起的?”公子哥怒极而笑。

  尽管林语熙很惊艳,很漂亮,可在这一界,漂亮是没用的,顶多只能算是玩物,而归神丹却是公子哥夺取七星书院名额的契机,两者毫无可比性。

  “如果是七星令呢?”林语熙冷声说道。

  七星令?

  公子哥与在场众人闻言,顿时一怔。

  这女人难道有七星令?

  这怎么可能?

  七星令的价值,可远远不是一枚归神丹可以比的,那是直接可以拜入七星书院的凭证呀!

  何况这七星令,又怎么可能被一个元婴期的小女修所拥有?而且还要拿出来,救这么一个毫无修为的傻子?

  “呵呵,姑娘,你说的笑话,一点都不好笑!”这时,公子哥摇头笑了起来,冷冷说道:“我给你个机会,三息内立刻滚开,否则连你一起打死!”

  “嗖!”

  突然,林语熙陡然将手拍向储物袋,直接从中取出一枚令牌,抓在手中。

  公子哥等人起初还以为林语熙想反抗,可当他们看到那块令牌后,瞬间脸色剧变。

  “七星令?”众人皆惊呼出声,难以置信。

  这枚令牌,竟然是货真价实的七星令!

  “我给你七星令,你放他一马,两不相欠。”这时,林语熙咬着牙,甩手将七星令扔向公子哥。

  她知道七星令的价值,甚至也知道这枚七星令,代表了她的未来。

  她这一扔,扔的也是她的未来。

  可是这又如何?

  只要能救回徐缺,她不会有任何的犹豫跟迟疑。

  当年,她已经错过了一次。

  如今她不会再犯错,她所做的不是弥补,而是追回她曾经自己错过所丢失的一切。

  “这……”公子哥看着手中的令牌,一脸愕然,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如此珍贵的令牌,甚至让数万修士挣破头的七星书院入学名额,他居然就这样拿到手了,简直跟做梦一样。

  可关键是,这枚令牌居然出自一个元婴期的女修之手,并且是用这枚令牌,来换一个傻子的性命,这特么比做梦还离谱呀!

  与此同时,林语熙已经将徐缺扶了起来,可徐缺连站都站不稳了,整个人如同一幅失去灵魂的驱壳,刚扶起来就要倒下。

  林语熙不由得心中一痛,默默无言,将徐缺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,半扶半扛的带着他,往客栈后门而去。

  她不知道徐缺究竟发生了什么,为何会沦落成如此,可她不会再放手了。

  这么多年,她历经了无数的事情,心中却始终坚定着一个念头,就是要找到徐缺。

  如今找到了,她又怎么可能放手!

  一步!

  两步!

  三步!

  就这样,林语熙扶着徐缺,在众人注视中,默默往外走去。

  公子哥看着两人的背影,又掂了掂手中的七星令,微微一笑:“有点意思!”

  既然七星令都有了,归神丹之事自然也不值一提,不过,林语熙反倒令他产生了兴趣。

  “来人,跟着他们,查一下那女人跟那傻子是什么关系,随时给我汇报他们的行踪。”公子哥挥手下令,让一名护卫办事。

  旁边的中年掌柜眼珠子一转,满脸谄媚道:“公子,那姑娘的来历,我倒是知道一点点……”

  ……

  很快,夜幕降临。

  林语熙扶着徐缺,一走就走了几个时辰,离开了星子城,在城郊外的一间破旧庙宇中落脚。

  她打出法诀,凝聚一盆清水,认真的为徐缺擦拭脸上的污渍。

  徐缺全程没有说过半句话,双眼无神,如傀儡般坐在原地,任由林语熙摆布着。

  直到林语熙想帮他清洗头发时,徐缺竟猛然挣扎起来,拍开了林语熙的手,满脸坚定道:“头可断,发型不可乱!”

  林语熙顿时瞪大了眼睛,欣喜道:“徐缺,你……你没事?”

  然而,徐缺却没再回话,依旧坐在地上,愣愣的看着地面,仿佛刚刚那个举动,只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。

  林语熙呆呆看了徐缺许久,最终叹了口气。

  她已经确定,徐缺不是在装疯卖傻,而是真的痴呆了。

  可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  他本该万众瞩目,高高在上,是那种不可一世,又玩世不恭,痞气十足的人,为什么会沦落成如此。

  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!就算治不好,我也会保护你,照顾你!”林语熙摸着徐缺的脸,低声喃喃。

  她的境界始终太弱,根本查不出徐缺究竟是怎么了,唯一能做的,就是替徐缺整理好模样,不让他这么邋遢。

  她很清楚,他是个喜欢干净,又自恋的家伙!

  第二天,天色一亮,林语熙便带着徐缺回到星子城。

  此时徐缺已经能走了,似乎有惊人的恢复力,昨晚被几名半仙境毒打的伤,竟完全恢复了,可是,他依旧没有半点修为。

  林语熙牵着他的手,想带他星子城寻医求药,她清楚自己的境界低微,想知道徐缺究竟是怎么了,就必须得找高人求助。

  然而,刚进城不久,几道身影便匆匆赶来,直接将林语熙与徐缺围住了。

  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,正是客栈的掌柜,指着林语熙喝道:“哼,好一个妖女,居然谋害自己师父的性命,埋在我们客栈柴房里,简直大逆不道,丧心病狂,来人,将她拿下,带去城主府。”

  “我师父?”林语熙一怔,似乎想到了什么,陡然脸色一变:“我师父是受伤后仙逝了,她与你父亲乃是挚友,希望死后能在客栈里入土为安,所以我才将她老人家埋在那,你……你把她怎么样了?”

  “哼,还敢狡辩,若不是我们将她挖出来,她岂不是要得不明不白!”中年掌柜满脸义正言辞道。

  林语熙闻言,瞬间浑身一颤,眼里满是悲哀与愤怒。

  她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师父连死都死得这般不安宁,这些人竟然把她师父的遗体给挖出来了,这不仅是不敬,还是一种毫无人性的侮辱!

  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,你们会遭天谴的!”林语熙怒喊道,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,为自己师父感到不甘。

  “你还问为什么?当然是为了正义,来人呐,将这女人拿下,至于那个傻子,直接打死!”中年掌柜一挥手,直接下令道。

  几名护卫当即迈步向前,面无表情的朝林语熙逼近。

  林语熙眼眸一颤,她认得出来,这些人是昨晚那个公子哥的随从。

  “住手!”

  这时,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,从人群里传来。

  “阿弥陀佛,我佛慈悲,诸位如此欺负一个小姑娘,恐怕不合适吧?”一名胖乎乎的男子,身披佛袍,手握珠串,从人群中走出,笑眯眯的看着中年男子以及几名护卫道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【第二更送到!】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rirec.com/rwz/65.html